老哲

随您尊便

闲阶小立倍荒凉 第十八章



叶昭和胡青到时并不算早,楚仲竹和柳大将军谈了整整一个时辰的政事后,二人才姗姗来迟。

告过罪后,叶昭只是兴致缺缺的陪在一旁做个摆设,看着他们说着一些官面上的事。

侍女奉上新茶,叶昭与胡青交换了一个眼色,在柳大将军面前提出了立嗣之事。

柳大将军宦海沉浮二十余载,天资虽非绝佳,但亦是人中龙风,皇家之所以将叶昭许给夏玉瑾,不就是图她手上的兵权吗?他不希望叶昭折在朝堂之上,所以赐婚之事他并未阻拦,反而宽慰妻女,奉上添妆。

当然,也阻拦不了就是了。

皇家所图,无非兵权。柳大将军世事洞明,皇家忌惮叶昭,叶昭为了自保,除了委身下嫁之外,别无他法。宣武侯府的世子,叶昭费尽心血收拢的兵权,培养的百战精兵,早就由不得她了。

赐婚,未尝不可,起码他不用再次白发人送黑发人。

可如今,叶昭说她要立螟蛉义子为世子,她知不知道这样代表着什么?她是要违逆今上的旨意,引来杀身之祸吗?

“非叶氏子,不当立。”柳大将军沉声道,虎目圆睁。

“叶氏唯剩两子,思武长子长孙,昭儿不敢妄想;念北承二哥之嗣,非后继之人。”

书斋中的小厮侍女早识相地退了下去,偌大的书斋中只剩下柳天拓、楚仲竹、胡青、叶昭四人。

叶昭在柳大将军开口之时就跪在了地上,此时一向知礼的胡青并没有退下,而是跪在了叶昭身旁。

楚仲竹瞳孔微缩,眼神停驻在胡叶两人身上,半晌,仿佛明白了什么。

“自古乱祸之兴作,未曾不由废立之间也。你立两姓旁人为嗣,将来教你的子嗣如何自处?”柳大将军抄起书桌的一卷《尉缭子》就往叶昭身上扔,叶家和柳家可从不是什么出慈父的地儿,比起叶昭父亲的动不动就喊打喊杀,他已经算得上慈爱了。此刻也是恼的狠了,才会不管不顾的打骂。

“皇家岂有外姓?若是非要外甥和那南平郡王之子继承宣武侯府,昭儿宁可让宣武侯府绝嗣除国。”叶昭的牛心左性又在此刻发作。

叶昭为什么要在自己还没有子嗣的时候立世子,柳大将军心中清楚的很。无非就是不想大权旁落卸甲归田罢了,只是,这皇家之事,向来讲究一个顺之者昌逆之者亡,臣子,如何违逆得了君王呢?

叶昭立嗣对军方来说是个好消息,宣武侯世子已立,叶侯后继有人,叶家的家将家臣有了新的效忠对象,之前因揭破女儿身而浮动的人心就会得到稳固,叶昭的势力也会因此而更上一层楼。

可对于今上来说,可就是大大的不妙了,之所以让夏玉瑾这个白身捡了个郡王爵再迎娶叶昭,不就是为了安抚军方一系么?让叶昭的子嗣成为天家宗室,用不见血的方式让兵权回到皇室手中,正是今上的谋略了。

“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!你这是在找死!”柳大将军怒不可遏。皇家决定已下,这个混球怎么就不能乖顺一些?

“世叔,青也,青也子嗣上有些妨碍,此计也是迫不得已啊!”说这话的是胡青,他这话成功浇灭了柳大将军的怒火。

叶昭看了他一眼,只一瞬,就敏锐的知悉了他的想法,栽赃嫁祸!

叶昭在子嗣上,的确是有些难为,但不是有些妨碍,而是不能。

……

景平十九年,叶昭遭人暗算身受重伤,与此同时,蛮金名将塔坦等人又频频在外叫阵,大秦无人可出阵对敌。情势危急,叶昭一狠心服下禁药披甲上阵,叶昭受伤本就是蛮金所为,塔坦等人猝不及防之下,面对重伤的叶昭竟然有些难以抵挡。连斩蛮金两名将领之后,叶昭不顾自己还在阵中就下令放箭,一举射杀蛮金多位将领,蛮金元气大伤,大秦因此博得反攻机会,得以扭转战局。

但,叶昭身中流矢又服食禁药,自此不能享常人之寿,更无法诞下子嗣。

……

“你说什么?!”柳大将军声如雷鸣。

“青也绝嗣,谁从中获利最甚?世叔稍稍思量,便知真假!”胡青面不改色,朗声道。

叶昭绝嗣,但南平郡王可以纳妾生子,按《大秦律法》:“无嫡子则国除。”安王太妃如何肯让自家幼子无嗣国除,但叶昭身份贵重,休妻和离之事绝无可能,到时候只能把庶子记在叶昭名下充做嫡子。这样一来,南平郡王不用绝嗣,陛下不用担心兵权,宗府更是可以收回叶昭的封地食邑,毕竟,勋贵无嗣,其产收归国库不是么?

柳大将军默默望着上京城的方向,好阴毒的一招绝户计,可是陛下,您是不用再担忧了,可臣的外甥呢?臣分明是女子却做着比男子还要苦累之事的外甥该如何自处呢?陛下,叶柳两家从未对您不忠啊!

叶昭轻唤一声,“舅舅”

出神的柳大将军回过神来,“何事?”

“这世子之事……”

“还有待商榷,暂且压后。”

“舅舅”

“混账东西,滚出去。”

这是同意了,柳大将军才不会在小辈面前服软呢。

……

走出书斋的时候,叶昭啐了胡青一口,“狐狸永远是狐狸!面厚心黑!”


评论(4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