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哲

随您尊便

闲阶小立倍荒凉 第三章


杯盏应声而碎,叶昭安置好手上那张品相不俗的琴,怒声道:“狐狸,你做什么?!”经过刚才那一下子,胡青也证实了那杯酒并不是什么鸩酒砒霜之类的害命物,仅仅是一杯清酒罢了。此刻也有些不好意思,“那个,将军啊,自从柳姑娘离京之后,你就不怎么去演武场练武了,属下这不是担心你身手生疏了吗,帮将军活动活动筋骨嘛。”
叶昭皮笑肉不笑,“这么说,爷倒是要谢谢你喽?”
“不敢,不敢。”胡青讪讪地笑,并试图转移话题,把这个事遮过去。“将军,你那张琴看着不错呀,就是不知是当今哪个大家手下的大作啊。”
“苏焕,干你何事?”
冷场了。
秋华秋水见事有不对,十分有眼力见的准备跑路,但秋老虎偏要不知死活的往上冲,她们两姐妹也只好跟着吃排头。
“过来。”叶昭从袖管抽出一柄寒光四溢的匕首,从胡青身上撕了一截袖子,细细擦拭着。
“末将等见过将军。”
“起来。”叶昭从未如此清冷过。“你们来的正好,我有个事要吩咐你们,办好了有赏,要是搞砸了……”
胡青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戴罪立功的机会,十分狗腿的黏过来“将军尽管吩咐,属下一定办的妥妥当当的。”
叶昭冷笑了两声,“坐。”
四人按平时议事的位置坐下,“将军有事尽管吩咐。”反正每次都是将军动动嘴,他们跑断腿。先表个忠心也没什么( •̥́ ˍ •̀ू )
“秋老虎,你点一部分亲兵去雍关城,将我之前的别院清理一遍,然后就一直盯着柳府动静,惜音出行,必定使人跟随。”
“末将遵命。”秋老虎当下就出门去点人了。
“狐狸,你清点一下侯府所有的金银细软,除了侯府后三年的用度和安置死去兄弟的家眷所需要的银子外,通通送往雍关城,就说是我为惜音准备的嫁妆。还有,沈家,沈名歧,沈怀珉,通通给我查!”
“是。”胡青脸色晦暗不明。
“秋华秋水,这些日子就不用跟着我了。”
“末将遵……啥?将军你要做什么?”秋华秋水两姐妹一下子就傻了。
“无事,上个折子,请一个月病假。”叶昭抱着那张琴去得远了。
胡青终于知道为什么他觉得那张琴眼熟了,毕竟叶昭当初为了那张琴可费了老鼻子劲了,想让人不留意都难。
那还是柳惜音初来京城不过三日的时候,三月三,上巳节。叶昭推掉了所有的公务,带着柳惜音,骑着踏雪,不许任何人跟着,在青麓山上跑马。回来的时候,柳惜音不过多瞧了一眼宛县主的琴,叶昭就火急火燎的差人制琴。最后甚至找上了苏焕……磨了不知多久,最后才得了这张名唤绿釉的琴。原因么,叶昭送柳惜音的物件里,也只有那只绿釉狻猊香炉像个样子了。可惜,柳惜音离京时并没有带着这张琴。
……
天阶夜色凉如水。
子时,镇国公府,密室。
眼前大红色的喜服确实好看极了,江南织造署的料子配上细密的针脚、华美的纹饰,用来成亲,的确不错。
……
“昭儿,你老实跟娘说,你对惜音,是否有意?”
“娘操心这个做什么,表妹是女子,昭儿也是,有意无意又能如何。”
“昭儿,你与惜音之间娘都看得清清楚楚,惜音是个好孩子,你们若是彼此有情,最后在一起也不是不行。”
叶昭沉默许久,“爹和舅舅不会允许的,表妹也不可能与一女子厮混,娘不必白费力了。”
柳氏不知该对眼前神色落寞的小女儿说些什么,无奈的摇摇头,“你今年十七了,寻常人家孩子都有了,这几年还能用命里不宜早娶压着,可二十以后呢?咱们这样的人家,哪个会把山野道人游方和尚的话当真?再不打算真就晚了。”见她还是沉默,不由得有些怒了。“柳家太夫人瞧着不怎么好了,你二舅舅那边的意思是先给惜音订下来,免得守孝误了花期不好相看。叶昭,你倒是给个准话,有意还是无意?想还是不想?”
叶昭这才有些动摇,试探着问:“昭儿若是有意,娘打算怎么办?”
“这个着不用你操心了,山人自有妙计。”柳氏揉着叶昭的发髻,面上一副高深莫测。
后来的几个月,叶昭常听见小厮仆妇私下说着,夫人又请了表姑娘过府闲话、配花样子、分丝绦、打络子和针线房又点灯熬油了几个晚上的诸如此类的闲话。
直到,漠北事变,雍关城破。
再也没有人为她筹划,若不是这两件华丽至极的喜服;那场晚间对话,还真如黄粱一梦般虚无缥缈。
……
“惜音,你回去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
“阿昭,阿昭。”
“柳惜音!你分明知道我于你无意,何必苦苦纠缠?早断,早了,少缠,少伤。”
“……”
葛生蒙楚,蔹蔓于野。
予美亡此,谁与?独处?
葛生蒙棘,蔹蔓于域。
予美亡此,谁与?独息?
角枕粲兮,锦衾烂兮。
予美亡此,谁与?独旦?
夏之日,冬之夜。
百岁之后,归于其居。
冬之夜,夏之日。
百岁之后,归于其室。
……百岁之后,归于其室。生不同衾,死则同穴。

评论(5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