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哲

随您尊便

最后一句请自行屏蔽

闲阶小立倍荒凉 第十章
次日,清晨。
叶昭躺在偌大的拔步床出神,许是昨日睡够了的缘故,今日不过寅时便醒了。
指腹攀上柳惜音好看的眉心,叶昭心中突然浮起一种异样的感觉。沙场征战多年,叶昭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叶三公子了,不说旁的,单养气功夫上便已不输那些浸淫官场二三十的老油子了,只是不知为何,却偏偏在柳惜音一个心思纯良的姑娘家面前失了态。她分明可以做到在任何人面前都喜怒不形于色的,更怪异的是,她对此竟无半分不虞,还隐隐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。当真怪哉!
抚着柳惜音白玉般的面庞,叶昭眼神出奇的温柔。自从上京一别,叶昭有整整一百零八天未见柳惜音了,只要一忆起当日柳惜音如一潭死水般的眼神,叶昭就倍感心惊。她有预感,如果当初她没有一意孤行的派出所有暗卫护送表妹回乡的话,后果她叶昭倾尽一生都无法承担。
幸好,你安然无恙。
汉家秦地月,流影照明妃。一上玉关道,天涯去不归。……叶昭少读诗书,但该学的都一应学完了。李太白的《王昭君二首》她本是不喜的,可偏偏表妹的马车一点点消失在眼前的时候,那句天涯去不归一直回荡在她耳边,她当场就惊得从马上摔下来,呕了一口心头血。
……
单手掀开厚重的帘幔,叶昭心中估摸着时候差不多了,动作极其轻柔的下床穿衣。又仔细的给柳惜音掖了掖被角,用光洁的下颚蹭着她。
正欲转身离去之际,却蓦地被人环住了腰身。
“去哪?”声音软糯。
“怎么,我闹醒你了?”叶昭颇有几分自责,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顺势覆上那人的明眸,为她遮去从帘幔外透进的阳光。
柳惜音窝进叶昭怀里,“不干你的事,我一向睡得浅。你去哪?”
叶昭揉了揉柳惜音的头,温声道:“我出去一趟,眼下时辰还早,你多睡会儿。”
柳惜音伸手扣住叶昭精壮的腰身,略一用力,同叶昭一齐滚进了温暖的锦被内,附在她耳边,吐气如兰,“不许去,外头露水重,仔细着凉了。”
“又不是小孩子家的,哪里怕这个了?”叶昭勾唇轻笑。
柳惜音哪里听得进叶昭的话,只一味揽着叶昭的脖颈撒娇道:“我说不许就不许,不要出去了,陪着我好不好?”
叶昭在颜色好的美人儿面前从来就无甚抵抗力,更何况是她表妹这种绝世佳人,若不是心中还惦记着正事,只怕当场就要缴械投降。微微平复了一下心绪,耍坏似的在柳惜音温凉的耳垂边吹了一口气:“我的好姑娘,昨晚你可是遣走了所有的丫鬟下人,我要是不出去找人,别说洗漱了,咱们连换洗的衣裳都没有。待会儿还要给舅舅舅母请安呢,我们难道要这副样子去吗?嗯?”说到最后,尾音微微上扬,带着撩人意味。
柳惜音哪见过叶昭这般温柔体恤,一时怔了神,松开了扣着叶昭腰身的手。
叶昭则趁着柳惜音恍神之际飞快从她身上滚下了床榻,抬手理了理蹀躞带后,才笑道:“我的好姑娘,我出去了,你再多睡会儿。”
看着大步流星离去的叶昭,柳惜音有些幽怨的捶着枕头,难道我会没有准备吗?就你机灵。
……
叶昭在柳府的待遇可是比在郡王府的时候好太多了,柳府的当家人是她嫡亲的舅舅,当家主母又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,自然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怠慢她,更不会有像在上京时安太妃身边敢给她脸色看的狗奴才。不过柳大将军吩咐底下的下人唤叶昭为公子,却在日后引发了一桩官司,此时不提。
柳惜音再醒时,叶昭正立在她榻边,手中把玩着一支新摘的荷花。
在和熙的晨曦下,叶昭长身玉立,穿着一领玉色绣湘妃竹的精致襕衫,束着一条流云犀带,玉簪螺髻,恍若谪仙。柳惜音从未见过叶昭这副模样,也从未想过,她的阿昭也可以如此这般翩翩少年,如玉君子。
“怎么,呆了?”叶昭轻笑。
柳惜音连忙偏开头,不理叶昭的调笑,自顾自地穿衣洗漱,只是脸悄悄红了。
看见柳惜音眼下一片乌青之后,叶昭有些心疼,揉了揉她的后颈,“要不就让人去舅舅舅母那知会一声,今日就免了你的请安,我一个人去就行了。”
“礼不可废。”柳惜音拉着叶昭就往外走。
握着柳惜音白嫩指尖,叶昭无心去观赏花园的景色,满心满眼都只有身旁的白衣少女。不敢言语,恐这是一枕黄粱。
“阿昭,怎么不同我说话?”少女明眸善睐,白衣胜雪。
叶昭挑眉,解了腰间平安白玉扣置于柳惜音掌心,“因为在想这块玉会不会很配表妹。”
“阿昭上月才差人送来了几大车金银珠宝,昨日又摘了玉佩给惜音压裙子,若是今日惜音再收下这块玉,阿昭可怎么养家呢?”柳惜音活像只傲娇的猫儿。
“黄金珠玉,饥不可食,怎敌你,秀色可餐。”叶昭挑了柳惜音下巴,附在她耳边,暧昧肆夺。
柳惜音经不住叶昭撩拔,拉着她往主院走,“快些走吧,请安要迟了。”心里却极为纳罕,明明叶昭这几年久在军伍,没空与女子打交道,怎么却像个花间老手一般……
宋氏当了三十余年的当家主母,无论是持掌中馈还是内外交际,都挑不出什么错处来,此刻又怎么看不出来叶昭柳惜音这两个孩子的气色不是很好?心下掂量着许是两个孩子青梅竹马感情甚笃,昨夜说了许久的私房话所以才导致今日精神不佳,请安之后,大手一挥,很是痛快的放二人回去了。
柳惜音体弱,昨日担惊受怕心神不宁了一整日,为了安抚叶昭又熬了大半宿,眼下瞧着便有几分不好。才出了主院的大门,脚下就是一个踉跄……
叶昭下意识的去扶她,却不防突然被她撞入怀中,“哇,你好重啊!”

评论(6)

热度(26)